正定城内现存四座古塔,均为国宝。(组图)

2022-03-05 08:02

正定城内现存四座古塔正定城内现存四座古塔,均为国宝。(组图),均为国宝。(组图)

正定城内有四座古塔,都是国宝。我们爬上了广惠寺的花塔、密檐的临济寺成灵塔和没有楼梯的开元寺须弥塔。2005年修葺须弥塔。在脚手架的帮助下,我们爬到了塔顶,难得看到藏在塔刹里的文物被施工人员拿出来。

天宁寺灵霄塔俗称木塔。四塔之中,木塔是最高的,对于我们这些没有爬过的人来说,它是最美的,也是最“神秘”的。

末日

1910年左右的正定木塔。

照片右下角的显眼位置,蹲着一头巨大的石狮。它天真而坚强。毫无疑问,主角依旧是木塔。木塔矗立在地上,显得庄严肃穆,唯一能做大背景的就是木塔了。木塔和石狮之间,有几株矮树为衬托,三联房,残缺的院墙,都显得孤寂。

据说这张照片拍摄于1910年左右,当时清朝即将结束。这张照片也揭示了世界末日的情绪。

正定木塔及其周边环境,我看到了,这张照片是最早的影像,我只知道摄影师是日本人,我问了摄影师的名字,但不知所措。

从清末到民初,许多日本人到中国旅游,用文字和相机记录了他们在中国的经历。目的不仅仅是为了自私和学术目的。

曾到过正定的桑原,便是其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他专注于学术,因为他最接近纯粹的学者。

1908年,匡元藏藏还不是混乱之年。5月29日,他从安阳抵达正定,入住北关外的永盛店。

正定府志卷九:县内四塔合称,此为最高……塔旁,有清嘉庆三十一年重修的天宁。寺木塔”。

保定古建筑

桑元塔记载了木塔的文字,有误。重修天宁寺木塔的时间应该是“清嘉靖三十一年”。据说,天宁寺创建时,桑园塔也曾使用过。现场尚存正统十三年和乾隆二十六年两座碑,桑元藏文藏书均未记载,故为遗漏。遗漏的原因:一是桑园疏忽,没有找到;一是石碑被埋葬,当时未出土,或被移至其他地方。前一种情况,以匡元藏藏一贯的严谨和严肃,不太可能发生。狂渊离藏很可能遇到了后一种情况。

在正定,匡源藏藏留下了文字和照片。但可惜的是,在他拍的照片中,目前找不到木塔的影子。看到的图片,只知道可能来自日本的山本照相馆,但不知道和桑原志藏有没有关系,也不知道桑原志藏跟山本照相馆有没有关系。

匡元臧臧重访了实访,也借助编年史记录了下来。“这座寺庙被列为八寺之一魅力沧州,佛塔高如汉朝,在县城不是名胜吗?” 对于木塔的未来,您是更失望还是更希望?

我想我必须希望更多。

一起度过难关

1930年代的正定木塔。

第二张木塔照片,选自梁思成收藏,拍摄于1930年代。

塔刹已经倾斜,底壁已经脱落……没有了石狮的参照,木塔孤零零地矗立着,变得更高了。

从照片中的场景推断,拍摄者应位于木塔北侧,拍摄时间应为落叶后的深秋至树叶尚未发芽的初春。

有内斗,也有外敌。毫不夸张地说,1930年代的中国是一个乱世。也是在这样一个动荡的年代,中国的人文学者开始进入正定,来到木塔。

1931年,顾颉刚还不是迷茫的年纪。今年4月,基于“几十年来,中国经常遭受内战和外患,造成文物古迹的破坏”,“如果你想知道它的现状”,并基于“想了解中国历史文化演变的人,必须亲身来到这里,才能有一个友好的了解。” 燕京大学中国研究所组织考察团南下考​​察,顾杰刚是考察团的主要成员。4月6日是周一,一大早就从石家庄赶到正定。他先参观了天宁寺和龙兴寺,然后去了其他三座佛塔。下午返回石家庄。这次行程预定不到一天,但影响很大。

1933年4月16日沧州教育,年轻的梁思成来到正定。接下来的六天,他一直呆在龙兴寺,每天都沉浸在对正定古建筑的考察中。木塔是他“在照片中所仰望的”,他“把第一个目标”定在离大佛寺最近的木塔上。他写道:“初夏的时候,已经热得要命了。我们沿着东街向西走,走到庙前的空地大约两里。空地比街道低很多。周围塔区就是这个空地和水池。天宁寺只剩下茅屋和塔前的院落。塔前有一块石碑,一立一卧,字迹为难以区分。

他还写道:《县志》记载,该寺始建于唐显统初年,原为正定重要寺院之一,现仅存几座木塔和小殿。九层,平八角,“塔下四层为砖砌,下三层及二、三、四楼亦为砖砌,四楼及以上为也是砖砌的。屋檐都是木造的,实际上是砖木混搭的塔”;“下三层大概是因为材料的关系,斗拱的平衡比较紧,而上六层就很大胆了。高度降低了,每层的分数也增加了。金属刹车在塔顶,

梁思成的纪录片写作充满了温暖和焦虑。两年后,1935年5月18日,年长几岁的另一位著名建筑师刘敦珍先后经保定、高阳、礼县、安平、安国、定县、曲阳视察正定,也住在隆兴。寺庙。“5月20日星期一,阳光明媚。……到天宁寺的木塔,塔的下三层都是砖砌的,上半部分是砖木砌成的。不过,比例斗拱不大,怀疑是北宋晚期或金元时期的遗物。” 他对木塔的分析和结论代表了当时的最高水平。

一个多月前,1935年4月,顾杰刚刚完成了第二次正定之行。这一次,有徐地山、荣庚等人陪在他身边。从到达,在龙兴寺停留,到离开,足足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正定城在周二14里外,只有7000多户人家,所以被称为空城。北门外高高堆积的沙泥,是沱沱河迁移的遗迹。” 顾杰刚是一位历史学家,他的关注点与梁思成和刘敦真大相径庭。

但无论是顾杰刚、梁思成还是刘敦珍,他们的行为都指向同一个方向。他们一直坚守着一种文化信仰,他们心里也一直很清楚:坚持信仰,就坚持未来。

统治世界,共同成长

木塔的第三张照片拍摄于 2018 年 7 月。

那天下午,当我赶到木塔,站在塔前的马路上时,一股清凉的空气突然进入了我的怀里,那种沁人心脾的清凉和快感并没有来。

所以绕着塔走。

所以再次为木塔拍照。

1982年9月沧州教育,木塔地宫出土了三个石字,其中两个刻有铭文。

较早的刻于崇宁二年,公元1103年:绥阳刘增作为舍利供奉保定古建筑,置于慧光塔下,永存。崇宁二年,冰旭已经背了下来。

此方石刻字证明木塔原名慧光塔,灵霄塔是宋代以后才有的名称。

石字的另一面为莲花形,青石雕刻,最大最美。铭刻于公元1161年正隆六年:该寺始建于宋朝唐代,宋庆历五年重修,大晋元年重修。皇帝。一座宝塔。10月28日,石正隆六年……

这方石碑文推翻了天宁寺始建于“唐显统初年”,即唐一宗李洛在位时的公元862年左右的古话。同时也证明天宁寺的宝塔是唐朝李禹王在位期间,即公元762年至779年所建。

这边的晋代石书铭文进一步阐明:宋庆历五年,公元1045年,重修寺塔。金皇统元年,公元1141年,重修塔。金正隆六年,1161年建成,新安佛舍利。由此可以推断,这座塔的建造耗时整整二十年。

突然,一种感觉涌上心头。

20年来,有多少工匠为这座塔倾注了心血?人有多少个二十年?那个时候,一定有人在这座塔中留下了自己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甚至有人将自己生命中最后的时光,交给了这座塔。

木塔最近一次翻修始于1981年,1985年完工,历时5年。

三十年过去了。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人们的生活日新月异。木塔见证了这一切。木塔周围的环境也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想起刚才顾杰说的话:我从小就喜欢旅行……偶尔有空的时候,去山里看看,开阔眼界……再久一点,我就和我的朋友一起去旅行。同学们,其他人都累了,但我仍然充满活力地到达最高峰为了快,不想快乐。后来,我住在北方,我可以为所欲为,所有没有去那里的人。郊区和遥远的城市都流连忘返。土匪特别欣赏它的美景。罗艳霞和全石是我的朋友。被现代城市的外衣所欺骗……

顾颉第一次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是八十多年前的事了,但今天再读一遍,还是觉得亲切,一点也不落伍。

◎本文主要参考资料:正定府志,乾隆二十七年出版;正定县志,中国城市出版社,1992年版;梁思成全集,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1年版。

(统筹/撰稿燕照都市报记者刘学金)

转载请注明www.meilicangzhou.com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文化保定·乐享生活”主题文化惠民季启动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