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里的“名人”:想申请一套有产权保障房

2022-03-07 08:00

小城里的“名人”:想申请一套有产权保障房

景宝洁

柴彦博很快成为小镇的“名人”,这让她有些害怕。她的愿望只是申请一套有产权的保障房。但是当她提交申请时,她发现事情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这位在河北沧州待业的普通女人,现在和丈夫、女儿、公婆住在一套53.7平方米的两居室公寓里。去年10月,柴彦波在申请保障性住房时发现,在沧州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的档案中,她早在2005年就购买了一套125.49平方米的保障性住房。 .

这意味着她不再有资格申请经济适用房。这让她很惊讶,因为她从来没有买过经济适用房。查寻沧州房产市场管理处档案,柴彦波终于摸清了原委:2005年,一个陌生男子用她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伪造她的签名,闯入了多个政府部门。经过层层审查,一套保障性住房的合法产权已顺利取得,仅在办理房产证10天后,产权已过户。

柴彦博的遭遇被当地媒体曝光后,立即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人们的情绪似乎找到了出口。许多人匿名打电话给爆料的媒体,希望揭露他们所知道的经济适用房分配中的阴暗面。截至发稿日,柴彦波仍未收到当地有关部门的回复。然而,沧州保障性住房分配问题还不止于此。

奇异的相遇

柴彦波告诉本报记者,她曾到沧州市公安局新华分局报案,但刑警、经侦等部门表示无法立案。公安部门解释称,由于冒名顶替者只是侵占了她购买保障性住房的额度,并未侵占她的保障性住房资产,因此不足以立案。

今年4月14日,柴彦波就此事向沧州市法制办行政复议科提起行政复议,希望房管部门恢复其购房资格,吊销已签发的房产证,赔偿她因此造成的经济损失。

当年,以柴彦波名义购买的保障性住房仅为1045元/平方米,总价约13万元。如今,周边房价已经涨到4000元/平方米左右。以柴彦博家的财力,很难再买一套经济适用房。目前,柴彦博正在家中。柴的丈夫一个月能挣2000元左右,一家五口几乎要靠丈夫的收入。

但5月12日,沧州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对该事件行政复议的回复,让她既失望又愤怒。辩方表示,申请人陈述的理由不成立,应驳回其申请。在求助过程中,她甚至被房管部门的工作人员批评,“当年怎么不跟原单位核对一下。”

沧州公租房最新名单

沧州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尹学文向本报记者解释,在这件事上,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和柴彦波一样,都是“上当受骗”。他指出,柴彦博申请的保障性住房是单位集资住房。柴某所在的沧州市煤炭物资公司在2005年5月前向沧州市申请集资建房。当时,沧州市煤炭物资公司统一申请购买集资房,并提交至原市房地产局。“这部分单位集资房后来被纳入保障性住房管理,由企业牵头建设。” 尹学文解释道。

沧州保障房乱象调查

不过,柴彦波质疑,房产局至少应该承担起审查的责任。替补的是一个男人,但是柴彦博的身份证号码末尾有一个偶数,是一个女人。柴彦博得到的文件显示,替补人更换了自己的分身。产权证出具后十日内,房产也已过户。

2007年,建设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监察部、财政部等七部委发布的《保障性住房管理办法》规定,保障性住房购买人财产有限权利,个人购买的保障性住房必须取得全部产权,才能取得全部产权。不用于出租业务。此外,购买保障性住房不足5年(以取得产权证时间为准),不得直接挂牌交易。

尹学文指出,只有2007年以后建成的保障性住房才需要按照该规定执行。在此之前,对于保障性住房的挂牌期限没有明确规定。

尹坦说,“这些年国家的保障性住房政策一直在变化,2001年、2004年、2007年都出台了新的规定,起初是福利房,后来也包括单位集资建房。 “在保障性住房管理方面,现在是政府主导保障性住房建设,每个阶段的政策都不一样。” 2005年,当时以柴彦波名义申请的保障性住房最终清单确实没有被政府公示。

5月11日下午,柴彦波向沧州市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举报,房管部门失职导致她失去购买保障性住房的资格。尹学文告诉记者,目前的事情还需要一段时间的调查,看看是否存在渎职行为,柴彦博可以恢复购买资格。

社区私家车

柴彦博向检查机构报告后,有人上门劝柴彦博放弃调查,帮助柴彦博申请廉租房。柴彦博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劝说者自称是某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但柴彦博的想法很坚定,他希望拥有一套产权的保障性住房或限价房,而不是廉租房。

5月16日上午10点,在当地廉租房社区广厦家园晒阴的租客李玉兰(化名)和陶秀青(化名)也在谈论着陈彦波的遭遇。 . 李和陶都是低收入户,申请入住沧州首个廉租房小区。

沧州公租房最新名单

景宝洁

住这样的廉租房,李和陶每个月只需要交60元,包括10元的物业费和1元/平方米的月租。让李和涛困惑的是,每天晚上,小区里总是挤满了私家车。他们认为,既然买得起私家车,就不应该住廉租房。他们还从亲友那里听说,只要找到关系,就可以住在这样的房子里,但传闻无法从公共渠道得到证实。

公开资料显示,申请廉租房需同时满足三个条件:有本市常住户口;家庭年人均收入不到沧州市2008年人均可支配收入13174元的5倍;家庭人均住房建设面积小于15平方米,家庭住房总建筑面积小于50平方米。租赁廉租房实行公示制度和计分、分类、候补制度。申请人经居委会、街道办事处、区房管所、市住房保障管理部门审核合格后方可出租。当承租人摆脱困境或买房时,

虽然广厦小区门口有“机动车不准进入”的牌子,但私家车每天都开进小区。有时候,小区里的私家车又“蒸发”了,第二天就突然消失了。有居民反映,“凡有车的人都向门卫登记,上级一查,门卫就会提前通知他们把车开走。”

2010年建成的保障房沧州运河小区5月16日中午也停放了几辆私家车,其中包括奥迪A6、马自达6等15万元以上的轿车。沧州有网友呼吁公示保障性住房购房者名单。

尹学文告诉记者,沧州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已立案调查。在广厦小区登记了60多张车牌,发现其中15张与广厦小区业主有关。不符合要求的,将被要求搬出廉租房社区。至于运河小区的豪华私家车,尹解释说,其中三辆是商品房。对于与云和小区类似的四合小区,尹指出,是因为小区内有一些拆迁户。

分布混乱

在大规模保障性安居产业即将建成之际,其分配问题更受关注。

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微博专栏)关切地指出,目前建设的3600万套保障性住房小城里的“名人”:想申请一套有产权保障房,如果最终不交给专属保障对象沧州生活资讯,就变成了一种社会分配,这将被抛在后面。伟大的后遗症。

预计两年后保障性住房建设带来的问题就会暴露出来,而且暴露的非常严重。

据了解,2011年,沧州市将建设保障性住房4.304亿套(户)。其中,城镇新建廉租住房、保障性住房、公共租赁住房、限价商品住房5万余套(户)。据悉,考虑到去年沧州市的城市人口和经济状况,今年沧州市制定的目标任务比省政府制定的责任目标数量高出20%。

但柴彦博并不知道。她和很多市民有同样的困惑,很难完全了解更多的信息,比如新建的保障房在哪里,有多少供应,有多少人申请了,有多少人没有申请了,会不会分配到自己的头上,在哪里可以看到公开名单。

柴彦博的遭遇引起巨大反响。部分市民通过当地报纸热线“爆料”。

有市民告诉当地媒体,虽然国家出台了建设保障性住房的政策来解决低收入群体的住房困难,但由于保障性住房的房价比市场价每平方米便宜1000多元沧州生活资讯,巨大的利益导致了“黑幕”。

中南大学社会学系主任李斌历时四年,五次实证研究活动,调查房改带来的变化。

调查结果显示,90%以上的城镇居民充分认识到房改成果对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尤其有利。由于这些单位有住房资源或土地资源,其员工将获得更多的住房福利;而一般业务单位的员工获得的住房福利则相对少得多。

更重要的是,从经济适用房中获利几乎已成为公开的秘密。当地网站通常可以找到有关出租或出售五年以下的经济适用房的信息。

对于保障性住房配置漏洞频频曝光,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王觉林曾建议,除了政府监管,也可以用舆论监管。监督保障性住房的分配。监督保障性住房公平分配的权力可能更有效。

然而,许多举报人也有同样的心态。当记者想进一步了解真相并通过公共渠道确认时,举报人害怕暴露自己的身份并遭到报复。

柴彦博也有类似的想法。她怀疑自己的举报会不会影响到某一方的利益,从而招致报复。

作为一个普通公民沧州公租房最新名单,她感到无能为力。“我学历不高,没有更多途径获取保障性住房信息,也没有钱管理人际关系。” 柴彦博不知道自己买房的梦想什么时候才能实现。

转载请注明www.meilicangzhou.com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沧州市区2010年以来第4次保障性住房公开分配现场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